<ins id='xtn94'></ins>
<i id='xtn94'></i>

      <i id='xtn94'><div id='xtn94'><ins id='xtn94'></ins></div></i>

        1. <acronym id='xtn94'><em id='xtn94'></em><td id='xtn94'><div id='xtn94'></div></td></acronym><address id='xtn94'><big id='xtn94'><big id='xtn94'></big><legend id='xtn94'></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xtn94'></fieldset>
            <span id='xtn94'></span>
          1. <tr id='xtn94'><strong id='xtn94'></strong><small id='xtn94'></small><button id='xtn94'></button><li id='xtn94'><noscript id='xtn94'><big id='xtn94'></big><dt id='xtn94'></dt></noscript></li></tr><ol id='xtn94'><table id='xtn94'><blockquote id='xtn94'><tbody id='xtn9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xtn94'></u><kbd id='xtn94'><kbd id='xtn94'></kbd></kbd>

            <code id='xtn94'><strong id='xtn94'></strong></code>
            <dl id='xtn94'></dl>
          2. 水匪阿六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我的第一个女人是岳每_我的娇妻公务员_我的妈妈是天使

              明朝末年,蘇浙交界處有一夥盜匪,為首的40多歲,瞎瞭一隻右眼,人稱獨眼阿六,蘇州人氏。他20歲時流浪到這裡,一直未婚,由於生計所迫,聚集一夥強人幹起瞭殺人越貨的勾當。阿六讀過幾年私塾,深知貧民百姓生活不易,所以專門搶劫官船以及來往的商船,使得遠近客商聞風喪膽,稱此地段為“死亡之河”。

              這一天午後,有匪徒向阿六報告,從南緩緩而來一官船,已到金牛塘。

              黃昏時分,果然有一條官船徐徐而來。阿六斜著左眼一瞧,大喜過望,發一聲忽哨,幾條小船同時從溪塘裡射出,飛一般向大船靠攏。阿六手持鋼刀一個箭步飛身上船,船上那倆人被這突如其來的盜匪嚇得目瞪口呆,不敢妄動。

              “誰是船主?”阿六搖晃著鋼刀說道:“快快出來,留下買路錢,饒你們姓名!”

              話音剛落,就見從船艙裡走出一人,步子軒昂,鎮定自若地面對盜匪,然後指著阿六大聲喝道:“你這盜匪,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搶劫官船,難道不怕王法嗎?”

              阿六哈哈大笑,說:“你這狗官死到臨頭瞭還敢逞強,來啊,給我綁起來!”

              “慢著!”船頭上的小老頭出口阻止道:“我有話說!”

              阿六斜著左眼問道:“你是何人?”

              “我是船主,”老頭從容答道:“這位曹大人辭官回鄉,租用我的船,你們要搶劫錢財,我自然管不瞭,但這位曹大人一向以清廉著稱,還望你們手下留情,不要傷瞭他的性命。”

              阿六“呸!”瞭一聲:“這個年頭當官的哪個不貪?五年來我們搶劫官船無數,全是些貪官污吏!若能遇上一個清官,我們早就金盆洗手瞭。”

              “殺貪官是應該的。”老頭說:“但你們也不能亂殺無辜!”

              “我曹某人一生為官清正廉潔,對得起天地神明。”曹大人朗聲說道:“實話告訴你,我有銀子十兩,你要是用來濟貧的話,我雙手呈上,要是拿去揮霍的話……”

              阿六剜一眼曹大人,冷冷地說:“怎樣?”

              “我寧願把銀子扔到河裡去。”曹大人挺瞭挺身子說:“你也休想拿走一兩銀子。”

              “廢話少說!”阿六冷笑一聲:“這條船吃水那麼深,怎能瞞得過我。給我搜!”

              匪徒們立即蜂湧而上,艙裡艙外搜瞭個底朝天。一匪徒押著一位婦人走出船艙向阿六報告:“船艙裡隻有兩箱破爛衣服,三箱詩書和一把雨傘,銀子隻有十兩。”匪徒指指婦人說:“還有這個女人。”

              “什麼?”阿六大惑不解,抬眼一望,見偌大一條船上隻有冷清清的四人。

              “另外,底艙裡放瞭一大堆石頭蛋子。”匪徒眼尖,又指指船艙上的一隻鳥籠說:“還有一隻鴿子,其餘沒有一點值錢的東西瞭。”

              阿六聽瞭莫名其妙,用刀指著曹大人:“說!你運這麼多石子幹什麼?分明是有意捉弄我,不如一刀就把你劈瞭,方解我心頭之恨!”說罷,手中的鋼刀一晃,發出“嘩嘩”的響聲。

              剛押解上來的婦人見瞭,一閃身站到曹大人前面:“你這殺人不眨眼的強盜!做官的也不是人人都貪!我傢老爺自幼讀書,秉承母訓,丹心愛民,人人稱贊,你去問問衢州百姓,誰人不曉?!老爺一塵不染,常常濟貧扶困,用的都是自己的奉祿。這民心不可欺,頭上有青天!”婦人一副臨危不懼的神色,一席話又說得朗朗有聲,砰然落地,令阿六心頭微微一震。

              船主也在旁答道:“曹大人清正廉潔,在衢州有口皆碑,因為得罪朝中權臣,才帶著夫人辭官回鄉。”頓瞭一下,又說:“因為空船直打轉,我才搬些石頭加重船身,把船穩住。”

              阿六聽瞭,“撲通”一聲跪在船頭,抱著雙拳說:“都怪我粗野莽撞冒犯瞭大人,我不該把清官當貪官。隻因朝廷昏庸,官逼民反,我們走投無路才揭竿而起攔河截船。五年來我們劫官船不少,親眼所見條條船上都裝滿金銀珠寶古物玩器。不料今日遇到瞭您,這些石塊確讓我們大開眼界。”

              “壯士快快請起。”曹大人趕緊扶起他,嘆口氣說:“想我曹某人在外為官多年,所見所聞與你剛才所說的大致不差。唉,這世道就是清官也難做啊,所以我辭官回蘇州頤享天年。”

              “大人也是蘇州人啊,真是大水沖瞭龍王廟,原來是同鄉人。”

              曹大人問道:“不知壯士府上在蘇州哪條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