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o2ozj'><div id='o2ozj'><ins id='o2ozj'></ins></div></i>

<code id='o2ozj'><strong id='o2ozj'></strong></code>

<i id='o2ozj'></i>

<span id='o2ozj'></span>
  • <acronym id='o2ozj'><em id='o2ozj'></em><td id='o2ozj'><div id='o2ozj'></div></td></acronym><address id='o2ozj'><big id='o2ozj'><big id='o2ozj'></big><legend id='o2ozj'></legend></big></address>

      <dl id='o2ozj'></dl>
      <ins id='o2ozj'></ins>

        1. <tr id='o2ozj'><strong id='o2ozj'></strong><small id='o2ozj'></small><button id='o2ozj'></button><li id='o2ozj'><noscript id='o2ozj'><big id='o2ozj'></big><dt id='o2ozj'></dt></noscript></li></tr><ol id='o2ozj'><table id='o2ozj'><blockquote id='o2ozj'><tbody id='o2oz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2ozj'></u><kbd id='o2ozj'><kbd id='o2ozj'></kbd></kbd>
        2. <fieldset id='o2ozj'></fieldset>

          1. 縣令設宴請原告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我的第一个女人是岳每_我的娇妻公务员_我的妈妈是天使

              金哀宗正大三年(公元1226年),金朝政府在南陽西設置瞭鎮平縣,大詩人元好問被委任為鎮平首任縣令。上任後,為瞭表達自己希望民間息訟罷訴、百姓安居樂業的美好願望,他在衙門前貼出一聯:

              希冀衙門常閉門,

              渴求鎮平永太平。

              誰料想有人偏偏不讓元好問“太平”,他上任的第二天,就遇到瞭一宗奇特的賣地案。這可是元好問到任後的第一案,也是鎮平縣建縣後開天辟地第一案!

              這天一大早,就有人前來告狀,元好問苦笑一聲,擊鼓升堂。他接過狀紙一看,狀紙上寫道:現有本縣金傢莊村民金二狀告本村秀才金詩書,金秀才雖飽讀聖賢之書,但不行聖賢之禮,四體不勤、五谷不分,以致傢道中落,淪為賴皮。其父生前曾將村東三畝三分地以五百兩紋銀賣給原告金二,但其父死後,金詩書耍賴死不認賬。望大人明斷是非,替小民金二作主雲雲。

              元好問看罷狀紙問金二,你說金秀才父親生前把地賣給你,可有賣地契約?

              金二忙連忙從懷裡掏出賣地契約交給元大人。元好問看到契約上寫明賣地因由、立約日期、方位面積、中人證人一應俱全,急忙令衙役傳來被告金秀才。

              秀才金詩書大品品地來到縣衙大堂,對元縣令輕施一禮,大模大樣地問:“不知大人喚生員到此有何見教?”

              元好問剛說出金二狀告秀才的事由,金詩書就斯斯文文地辯解:“非也,非也,子虛烏有,子虛烏有!夫子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此等下作小人之語,豈可信乎?”

              元好問看著金秀才酸不溜溜的作派心中暗笑,令金二的證人、中人一幹人全部到堂。在衙門大堂上,大傢眾口一詞,都說金二狀紙上說的是實情,共同咬定是金秀才窮極無聊,耍賴混帳。有人在大堂上甚至還挖苦嘲笑金秀才,說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這塊地在哪兒,還想憑空賴帳!

              元好問笑著問金詩書,他傢的這塊地究竟在村外哪一坡?金詩書眼珠子翻瞭半天,才遲遲疑疑地說在村南。

              秀才的拙劣表演引來瞭哄堂大笑:眾鄉鄰全都知道、狀紙上也寫得明明白白,那三畝三分地在村東,金詩書卻說成瞭在村南,說明這小子確實是在信口胡說!

              元好問一拍驚堂木喝道:“大膽秀才,竟敢趁本官上任伊始,欺本官不知縣情,在大堂上糊弄本官!俗話說:好漢死在幹證手裡,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何話說?你是如何對金二撒潑使刁、耍滑賴賬?快從實招來!”

              元好問的驚堂木一響,震跑瞭金秀才的“之乎者也。”他連忙“噗通”跪下,大呼冤枉,並結結巴巴地說出瞭自己的理由。

              金詩書說,他從小閉門讀書,中瞭秀才之後,更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從不下地幹活,全靠老父親操勞耕作養活他,因此自己不知自傢的地在何處,確是實情。父親年老體衰,眼看不久於人世,是鄰居金二看中瞭秀才傢的三畝三分地,老父親死活不賣祖宗留下的田產。金二一急,就揚言要斷秀才傢的水路、車路,使秀才傢的田有水不能澆,有車不能過。因秀才傢的三畝三分地處在金二傢田地的包圍之中,這樣一來,秀才傢的地就成瞭“悶葫蘆”地,送不成糞土,拉不成糧食,老父親一急,活活氣死瞭。可是金秀才壓根就沒有聽說過父親把地賣給金二的事兒。

              原告人證物證俱在,被告則大呼冤枉,至此,這宗賣地案成瞭棘手的“悶葫蘆案。”元好問眉頭一皺,計上心來,他尋思自己既名“好問”,何不問上幾問?於是他命人把中人、證人及被告金詩書暫且帶下,單單留下原告金二。元好問客氣地請金二坐下,和顏悅色地與金二拉傢常。金二見新來的縣太爺沒有一點官架子,也感到自己不但能贏瞭官司,而且特有面子。

              元好問與金二說東道西,問些不相幹的事兒。接著他很隨便地地問金二:“按照規矩,交割地契那天你傢可曾吃酒席?”

              金二說置田買地是大事,置辦酒席天經地義。元好問又問中人證人是否全部都請到瞭?金二說一個都不少。元好問不住地點頭稱是,直誇金二辦事中規中矩,有條有理,絕不是胡攪蠻纏、惹事生非之輩。

              接著,元好問又讓中人、證人一個一個進來單獨問話。他態度和藹、笑容可掬,盡問些雞毛蒜皮、不疼不癢的事兒。所有中人、證人見元縣令對眾人都非常客氣,大傢都無拘無束、輕輕松松地做瞭回答,師爺一一記錄在案。

              接著,元好問開始重新升堂斷案。眾人突然看到:在縣衙大堂正中間端端正正地擺瞭一張八仙桌,周圍放瞭六把椅子,大傢都在心裡犯嘀咕:莫非縣太爺今天要在縣衙大堂上請客?請誰呢?絕不是請金詩書這個窮極無聊的酸秀才,肯定是原告一幫人!看縣太爺對金二親熱客氣的勁兒,案情已經大大白,這金二的面子可真是好生瞭得!

              這時,隻見元縣令微微一笑,開口說話:“本案斷到這一步,已經接近尾聲,真相即將大白。本官今天興致很高,特地在大堂上專設一席,款待被告、中人、證人,大傢辛苦瞭!”元好問剛說到這裡,大堂上一陣騷動,被告金二一幫人歡天喜地,互相道賀;原告金詩書翻著白眼,大呼冤枉。

              正在這時,隻聽一聲驚堂木響,人們靜瞭下來。隻見元好問霎時變瞭臉色,厲聲對金二一幫人說道:“剛才我看到賣地契約上的日期,離今日不過三天。各位中人、證人對那天的酒席宴上的事,想必是記得清清楚楚。現在就請諸位按照剛才自己說的座位入席,師爺已經記錄在案,誰坐錯席位,本官定要按照作偽證公事公辦,嚴懲不貸!

              這時大堂內外已經圍滿瞭看熱鬧的人們,好戲開始瞭!隻見大堂上金二一幹人熙熙攘攘地開始爭搶座位:一個中人和一個證人合坐一把椅子,更可笑的是另一把椅子上竟然坐瞭三個人。兩個瘦子證人側歪著身子坐兩邊,一個胖子中人隻好從中間坐在倆人的大腿上。那胖子足有二百來斤,壓得倆瘦子齜牙咧嘴,呼哧呼哧直喘氣兒,更奇怪的是桌子另外兩邊卻空蕩蕩地沒有人坐!

              元好問不動聲色地冷笑一聲,向金二問道:“金二啊,那天上午你就是這樣待客的?”大堂內外響起瞭一片哄笑聲。

              金二頭上早已冒出瞭黃豆大的汗珠子,他一看紙裡包不住火,連忙“撲通”一聲跪倒在大堂上,大呼太爺饒命、太爺饒命!接著便招認瞭自己與同夥的罪行。

              原來,金二早就對金秀才傢的三畝三分地垂涎三尺,千方百計地想訛過來。他眼見秀才老爸一命歸西,秀才又昏昏然不理正事,就與一群酒肉朋友合謀偽造瞭一份賣地契約,滿想著眼下正在撤鎮建縣,官府上下亂成一片,新來的縣令剛剛到任,很好糊弄,誰知道元好問不露聲色,設席問案,三問兩問就使自己露瞭馬腳。

              元好問秉公依法懲辦瞭金二一夥的敲詐行為,也為秀才金詩書傢主持瞭公道。現場百姓、上下人等無不拍手稱快,稱贊新來的元縣令才思敏捷,執法公正,機智巧妙地審破瞭上任第一案。

              金秀才對元縣令更是佩服五體投地,再三謝過瞭縣太爺後,仍遲遲不肯離開大堂。他站在大堂磨磨蹭蹭想瞭半天,才吭吭哧哧地對元好問說:“大人斷案,如日月經天,明鏡高懸;使生員自愧弗如,感觸良多!思慮再三,贈大人一聯,望大人不吝賜教。”接著,他搖頭晃腦地吟詠道:

              元好問有學問貴在敏學好問,

              元好問一笑,當即不假思索地朗聲回應出金秀才下聯:

              金詩書喜讀書惜哉飽讀詩書!

              金秀才聽後,頓時臉紅得像豬肝子,再次跪謝元縣令之後,匆匆下堂回傢去瞭。從此,元好問設席智斷上任第一案的故事以及巧對酸秀才的名聯就在世上流傳開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