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eev98'><em id='eev98'></em><td id='eev98'><div id='eev98'></div></td></acronym><address id='eev98'><big id='eev98'><big id='eev98'></big><legend id='eev98'></legend></big></address><ins id='eev98'></ins>

    <code id='eev98'><strong id='eev98'></strong></code>
    <i id='eev98'><div id='eev98'><ins id='eev98'></ins></div></i>

  • <i id='eev98'></i>
    <span id='eev98'></span>

      <fieldset id='eev98'></fieldset>
      1. <tr id='eev98'><strong id='eev98'></strong><small id='eev98'></small><button id='eev98'></button><li id='eev98'><noscript id='eev98'><big id='eev98'></big><dt id='eev98'></dt></noscript></li></tr><ol id='eev98'><table id='eev98'><blockquote id='eev98'><tbody id='eev9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ev98'></u><kbd id='eev98'><kbd id='eev98'></kbd></kbd>
      2. <dl id='eev98'></dl>

            都是數字惹的禍

            • 时间:
            • 浏览:28
            • 来源:我的第一个女人是岳每_我的娇妻公务员_我的妈妈是天使

              這些年來,小河鄉豬尾巴村吃夠瞭虛報數字的苦頭,經過認真反思,他們決定,在建設新農村建設中一定要做到不摻假、不對水。可當他們如實上報時,被鄉裡退瞭回來,叫他們回去“解放思想”。主管農業的副鄉長嚴厲批評道:“以往你們村年年在鄉裡名列前茅,今年卻來瞭個大倒退,你們的年終獎還要不要?官帽子還想不想戴?這不僅拖瞭鄉裡的後腿,也給主管領導抹瞭黑。”

              去年初,縣裡下文,要小河鄉上報生豬養殖情況。通知說,按規定,每養一頭母豬,每年可獲國傢直接補貼一百元,縣裡還有額外補貼。豬尾巴村接到鄉裡的通知,支書和村主任都犯瞭難,前年村裡鬧豬瘟,生豬死瞭一大半,養殖戶元氣大傷。如實上報吧,想起前些日子副鄉長的那番訓斥,二人仍心有餘悸。二人商量後,想看看其他村上報的數字再說。

              時間不長就搞來瞭三個村的情報:小李村上報一百五十頭,周莊上報一百八十頭,吳傢廟上報一百二十頭。二人合計再虛報一次,報瞭二百頭。

              第二天,鄉裡打來電話說,在生豬養殖方面報上去的數字全縣小河鄉最多,豬尾巴村前年拖瞭小河鄉的後腿,今年迎頭趕上,成為鄉裡建設新農村的典型,縣裡決定在豬尾巴村召開全縣生豬養殖現場會,推廣豬尾巴村的養殖經驗。村主任這下急瞭,立即召開緊急會議,商量對策。村主任說,這二百是虛報的,縣裡來瞭人還不都露餡瞭?如果讓縣裡查出來怎麼辦?最後還是村會計出個點子:到附近的村裡租一百頭豬來。

              縣長親自坐鎮,生豬養殖現場會如期召開,鄉裡來的領導看見豬尾巴村幾個養豬大戶豬欄裡的豬,都頻頻點頭誇獎。現場會圓滿結束後,縣領導和各鄉鎮領導即將離去時,豬欄裡的豬不知何故突然炸瞭欄,爭先恐後地向外奔去。有的上瞭馬路,有的鉆瞭稻田。見豬炸瞭欄四散奔逃。村裡的幹部都慌瞭,跟在豬屁股後面大喊大叫:“快,快幫我截住稻田裡的大劉。”“這該死的朱大炮怎麼跑菜園子裡去瞭!”聽見人們大呼小叫,縣長問身邊的村主任:“難道你們村給每一頭豬都取瞭名字?”

              “是的,縣長。剛才忘瞭向你匯報,這也是我們村生豬養殖的一大特色。我們村豬多啊,為瞭加強管理,就給它們都取瞭個人的名字。”村主任回答道。

              縣長聽瞭村主任的介紹,不禁哈哈大笑。笑完,吩咐身邊的縣報記者:“這一條經驗你一定要記上,到時在全縣推廣。”又對身邊的張鄉長說:“你們鄉是咱們縣最出色的,好好幹,再多的話我也不用說瞭。”說完,一躬身鉆進已發動的小車裡,眨眼間小車就跑得沒影瞭。

              去年夏天,由於連降暴雨,許多地方都遭受瞭嚴重的水災。水災過後,縣裡來瞭通知,要求各鄉鎮盡快將受災情況上報。通知特別強調不得弄虛作假,要如實上報,說這是省裡的要求。

              張鄉長接到通知後,立即讓李主任去辦這事。李主任知道這是大事,不敢怠慢,立即就安排人手去各村瞭解受災情況。

              第二天,大傢就把自己所瞭解的受災情況向李主任如實地匯報瞭。李主任記下大傢匯報的數字,然後做瞭統計。全鄉十五個村子,十五個村子都遭受瞭水災。其中有二十戶人傢的房屋被大水沖毀,還有三十戶人傢的房屋變成瞭危房。在此次水災中,豬尾巴村還有二人遇難瞭。

              李主任將統計好的數字給張鄉長過目。張鄉長看瞭一眼,就把統計表扔在瞭一邊:“我說你怎麼搞的?你又不是新來的,幹這麼多年瞭,這數字能如實上報嗎?”李主任顫抖著說:“鄉長,不如實上報,那你說該怎麼上報?”張鄉長說:“不能報這麼多上去,要是上面知道我們鄉情況這麼糟糕,你說說看,我們能不挨批嗎?上面肯定會說我們沒有事先做好防洪工作,嚴重失職,說不定還要丟官呢!”

              李主任連連點頭說:“鄉長說得是,我真是糊塗瞭!”張鄉長拿過統計表,將受災的村子數改為瞭五個,又將大水沖毀的房屋數改為瞭兩戶,再將危房改為瞭三戶,最後還將遇難的死亡人數改為瞭零個。張鄉長改好統計表後,對李主任說:“你看我改的數字多好,拿去照著重填一份表,然後給縣裡傳過去!”李主任答應一聲,就按張鄉長說的去做瞭。

              一個星期後,縣裡撥下來一筆十萬元的專款,說是用於救災工作。張鄉長得到這點錢很不高興,因為文件上別的鄉的撥款數額都是在五十萬以上,就屬他這個鄉最少瞭。張鄉長把李主任叫來,氣憤地說:“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這個鄉隻得到這點資金?”李主任說:“鄉長,我已經打聽清楚瞭,上面是根據各鄉上報的受災情況決定撥款數額的。我們鄉受災情況最輕,所以撥的錢就最少瞭!”張鄉長為難地說:“就這點錢,叫我怎麼救災呀?”李主任說:“都是那些該死的數字惹禍……”張鄉長看瞭一眼李主任,說道:“你是怪我改瞭數字?”李主任連忙說:“不是!誰曉得上面會根據受災情況來撥款的啊?”

              今年夏天,又連降暴雨,水災過後,縣裡又來瞭通知,要求各鄉鎮盡快將受災情況上報。通知特別強調不得弄虛作假,要如實上報,說這是省裡的要求。

              小河鄉接到通知後,立即讓李主任去辦這事。第二天,各村就把自己的受災情況向李主任如實做瞭匯報。李主任記下大傢匯報的數字,然後做瞭統計。全鄉十五個村子,有十個村子都遭受瞭水災。其中有五戶人傢的房屋被大水沖毀,還有十戶人傢的房屋變成瞭危房。

              李主任將統計好的數字給張鄉長過目。張鄉長看瞭一眼,就把統計表扔在瞭一邊,生氣地對李主任說:“我說你怎麼搞的,你又不是新來的,幹瞭這麼多年,這數字能如實上報嗎?”李主任顫抖著說:“鄉長,那你說該怎麼上報?”張鄉長說:“不能報這麼少上去,去年我們少報瞭,吃瞭大虧,今年怎麼也得把去年的撈回來!”

              李主任說:“鄉長說得是,我真是糊塗瞭!”張鄉長拿過統計表,將受災的村子數改為瞭十五個,又將大水沖毀的房屋數改為瞭三十戶,再將危房改為瞭五十戶,最後還加上五個死亡人數。

              一個星期後,上面就將救災款撥到各個鄉鎮瞭,可張鄉長的小河鄉卻分文沒得到。張鄉長對李主任說:“怎麼回事?別的鄉都得到瞭救災款,就我們鄉分文沒有,你趕緊打聽打聽,別是把我們給漏掉瞭!”

              李主任很快就來給張鄉長回話瞭,他說:“鄉長,不好瞭,出大事瞭……”張鄉長說:“你別著急,到底出什麼事瞭?”李主任說:“我們報上去的數字惹禍瞭,別的鄉受災情況今年都比去年輕得多,就我們鄉比去年嚴重得多。縣裡組建瞭一個調查組,說是要來調查我們這裡的情況,去年的救災款到底拿去幹什麼瞭?還有,豬尾巴村去年謊報數字的事被人揭發瞭……”張鄉長一聽就泄氣瞭:“完瞭,這下完瞭,都是那該死的數字惹瞭禍!”